第九十八章 老掌柜(1/3)

作品:《慶余年

那名主事跪在地上,臉s又紅又白,聽到葉家二字,他記起了面前這人的真實身份,那一絲隱藏了許多年的記憶緩緩升起,讓他又羞又愧又怒又懼。羞愧的情緒比較好理解,畢竟當年他不過是個在道旁乞食的叫花兒,能夠混到如今這種地步,全因為葉家,而當年葉家姐是怎么教育自己這些人的?

至于怒懼,則是來自于他的自然反應,一種被人剝光了衣服后的羞怒感,而想到欽差大人是葉家的后人,只怕自己腦子里知道的東西,對方也一定知道,那自己還如何能夠用那些東西要脅對方?對方將蕭主事一刀砍了,難道還砍不得自己?

“朝廷待你們不薄。”范閑看著他,一字一句道:“不你們三個主事,就是一般的司庫,每年俸祿甚至比京都三品官還要多,你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!”

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:“莫非以為內庫所產全要靠你們的腦袋,這每年兩千萬兩銀子閃了你們的眼,讓你們覺得不忿,覺得自己應該多掙一些?”

這話到了司庫們的心底,內庫一年所產極為豐富,賣往天下諸國,為慶國帶來了巨大的利潤,雖然司庫們的待遇已是極高,但和那筆龐大的銀錢數目比較起來,他們的心里依然有些不舒服,總覺得自己這些人為朝廷掙銀子,應該分得更多才是,這才有了私下的貪贓枉法,欺壓百姓之舉。

此時聽到欽差大人如此,眾司庫雖然不敢頂嘴,但眼眸里卻出現了便是如此的意思。

范閑冷笑一聲,很無情地撕去了他們的畫皮,淡淡嘲諷道:“可問題是……你們倚仗的東西,真的就是你們腦子里的東西嗎?”

場間一片沉默,包括官員們在內的所有人都認可這個事實,直到范閑道:“不要忘記了,在葉家沒有出現之前,你們知道什么?你們腦子里掌握的技術是從天下掉下來的?是神廟教的?”

范閑罵道:“都給我記清楚了!這是葉家教給你們的!沒有當年的葉家姐,你們就是些廢物,繼續刨田乞討去!葉家當年是為了什么才修了這些大工坊,我看你們統統都忘記了是當著本官的面,還想用葉家教給你們的東西來要脅本官,你們要不要臉?知不知恥?”

他身后的官員們面面相覷,雖然朝廷早就不追究葉家的事情,范大人的身世也是漸漸為天下人知曉,可是這么光明正大地葉家葉家著,終是……有些犯忌諱吧。

范閑此時卻顧不得這么多,一方面是怒,另一方面卻是要借這個機會,替自己正名。在這個世界上,不論做任何事情,都講究名正言順,所謂師出有名,而范閑今天痛罵司庫,刀斬人首,不論利益層面,先就道義層面已經拿了旗幟。用葉家的手藝,要脅葉家的后人,這不是忘恩負義是什么?

那名乙坊的主事終于軟了下來,跪在地上哭嚎道:“大人,的知錯了,請大人給的一個機會,讓的用當年學就的技藝為朝廷出力。”

雖然這位主事痛苦地哭嚎著,但眼尖的范閑卻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什么淚痕,反是唇角抿的緊緊的,不由冷笑了起來,知道對方依然以為自己不會繼續殺人,還以為他腦子里的東西還有用處。

范閑輕輕擊掌,掌聲將落之時,四位半百左右的老人家,被監察院的官員們拱衛著進了工坊,這些老人不是旁人,正是由中原一帶經由澹州轉回的慶余堂掌柜們!

監察院官員擺了四張椅子,范閑起身,面無表情卻刻意恭謹地請四位掌柜坐下。

官員和司庫工人們都糊涂了,心想這些似乎被風一吹就倒的老家伙究竟是誰,怎么有資格與欽差大人并排坐著?那位副使馬楷雖然沒有什么,但心里也在犯嘀咕,心想本官都站在欽差身后,這些平民好大的膽子。

范閑手指在身上的蓮衣上滑過,蘸了些冰涼的雨水,涂抹在眉心中緩緩地揉著,問道:“還認得這四位是誰嗎?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慶余年 最新章節第九十八章 老掌柜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11/111869/352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