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入羊群(1/4)

作品:《慶余年

書房的門緊緊閉著,就像是仁人志士們在酷刑面前永遠不肯張開的那張嘴。

黨驍波等提督心腹正在后園里受著酷刑,只是嘴早已被臭抹布塞住了,所以沒有發出慘呼。

洪常青jig惕地注視著四周的黑夜,領著膠州知州派過來的幾個衙役分散在書房的四周,阻止任何人靠近那個房間。

書房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沉默,不知道范閑與許茂才在里面了些什么,商量了些什么,計較了些什么,爭執了什么。

順著淡淡透出的燭光往里遁去,便可看見這二人越來越沉重的表情與眼神中帶著的那一絲寒意。

范閑微低著頭,鼻梁兩側的i影十分顯眼,他輕聲道:“這個事情到這里了,就到這里了。”

許茂才想了想,點點頭:“是,大人。”

兩人關于當年及以后的對話暫告一個段落,許茂才在強抑激動之余,也回復了這些年來的平靜,將稱呼由少爺變成了大人。他清楚自己與范閑的對話是怎樣的大逆不道,如果被別的人知道了自己與范閑過些什么,自己肯定是必死無疑,而范閑也一定沒有什么好ri子過。

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。”范閑平靜道:“眼下這個問題怎么處理?”

許茂才在膠州水師已有二十年時間,由當初最下層的士兵一步一步熬到如今的重要將領,在水師當中自然擁有旁人難以企及的威信與網絡。范閑處理膠州水師,如果有他的幫助,一定會簡單許多。

“我會去聯絡軍中的人。”許茂才想了想后道:“如果大人需要有人出面,我可以試一下。”

范閑皺著眉頭想了想,如果在水師里能夠收服一大批中下級的軍官,自然會順利許多,那位老秦家的將軍既然不肯出面,許茂才愿意出來幫助自己,想必效果也差不多。不過想了會兒后,他卻搖頭道:“你不要親自出面。”

許茂才有些訝異地看著范閑。

范閑道:“我不要人能夠查覺到一絲問題……你畢竟是泉州水師出來的人,既然這些年一直安份,今天也就不出來了。”

不是關鍵的時刻,這枚范閑在軍中的棋子自然不能暴露,只是處理膠州水師這樣一個畸型的手臂,他斷不會動用自己好不容易在路邊拾得的厲鋒菜刀。

“不過……軍中下層你幫我想想辦法。”范閑繼續道:“影響一些你能影響的人,至少讓他們安份一些,天亮之后就要去水師宣旨,我不希望到時候上萬士兵都來圍攻我。”

許茂才笑了笑,行禮道:“大人放心,其實今夜里,就覺著您似乎將這件事情想的過于艱難了。”

“噢,怎么?”范閑挑起眉頭,來了興趣。

“您低估了軍隊對于朝廷的忠心,低估了陛下對于士兵們的影響力。”許茂才平靜道:“或許常昆可以掌控軍隊中的一部分,或許他的心腹可以煽動不知事實真相的士兵鬧將起來……可現在的狀態是,常昆已經死了,黨驍波等幾人也被您捕入獄中,不論士兵還是百姓,如果有膽子對欽差動手,那是一定需要人帶頭的。”

許茂才最后道:“羊兒們敢起來造狼的反,一定是有只狼躲在羊群中間。”

范閑的眼睛亮了下,看著許茂才半晌沒有話,此時才發現,這位母親當年留下的幸運兒,看待事情,果然有幾分獨到之處。

“可我是一匹來自外地的狼。”他笑著道:“水師里的這些老狼又愛惜羽毛。”

許茂才淡淡道:“您押著他們去,他們不得不去……也不用他們什么,只要往營里一站,水師官兵們自然就知道了他們的立場,如果軍中仍然有鬧事的,大人不防殺上一殺。”

“殺人立威?”范閑皺起了眉頭,“我怕的就是驚起嘩變,血腥味很刺鼻,很容易讓人們的腦子發昏。”

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慶余年 最新章節第十四章 入羊群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11/111869/422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