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數枝箭(1/4)

作品:《慶余年

一枝穿云箭,千軍萬馬來相見。

當那枝耀眼的煙火,綻放在京都寂靜的夜空中,雖只一剎,那不知驚了多少人心。

禁軍的內部清洗是最先開始的工作,沒有用多長時間,大皇子便成功地掌握了全部的力量,留在京都約三千多人的禁軍,從此成為了拱衛皇城的最強軍力。

與此同時,潛伏在黑夜里的監察院部屬們,也都看見了這枝煙火,他們從黑夜里顯出身形,開始往各自擬定好的目標進發。

刑部大衙一向i森,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夜里。于安靜中,刑部外圍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負責守夜的差官們驚訝地注視著衙外的動靜,然后愕然發現,一大批穿著黑s官服的人,正往刑部這邊逼了過來。

差官們臉s慘白,馬上鳴鑼示jig,意圖驚醒刑部里的老爺們,以及刑部后方的大牢看守。而他們自己,卻馬上往刑部衙堂里退去,因為他們知道,這些黑s官服是監察院的官報,自己這些人,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。

示jig聲起,刑部的部屬盡數向后方趕去,誰都清楚,刑部的大牢是重中之重,因為太子不敢將那些反對自己登基的臣押入監察院的天牢,全關在了此間,這些人在刑部雖只是囚犯,但放在朝堂上卻是一出聲連太后也要忌兩分的大臣。

…………并沒有太多驚恐的廝殺聲響起,只是幾聲慘喝和一陣嘈亂之后,監察院約三百人的隊伍便進入了刑部衙堂的深處,沖到了那一大片廣場之上。

刑部的差役與大牢的看守,被監察院官員們圍在正中,而身上衣衫不整的刑部主官,看著這一幕,不由涼透了心腸。

雙方人數差不多,似乎有一拼之力,然而這位如同禁軍統領一般,不敢回家,只敢在刑部死死看守天牢的尚書大人,卻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頭。

因為那些黑衣人的手上拿著弩箭,因為對方是慶國官員最害怕的監察院官員,因為這位尚書大人清楚,監察院既然敢如此猖狂動手,那位范大人一定開始在京都內部掀起了血雨腥風。

監察院余威猶在,范閑的黑暗大名更是震懾著所有人的心,在沒有長公主勢力幫助的情況,沒有多少人敢正面和這枝隊伍進行對抗。

更何況他也聽了,皇宮里響起了一枝煙火令箭。然后惶恐醒來的他,也清清楚楚聽見了皇城處直沖天穹的震天喝殺聲。

他不知道那是禁軍的行動,但他知道皇城處有變。

…………場間零零落落躺著些死尸,監察院領頭的官員雙眼冷漠地看著被圍困的刑部尚書,一字一句道:“本官奉太后旨意,和親王軍令,前來接諸位老大臣出獄,煩請尚書大人移交。”

移交?不,這是劫獄,但刑部尚書顫抖著不敢出言喝罵,因為昨天夜里他一位倚為左右手的侍郎,便是在這個衙堂中神不知鬼不覺的死了,誰也不知道侍郎是怎么死的,尚書不想成為第二個冤鬼。

如果投降,還有活路嗎?火把耀得刑部尚書的臉有些怪異。

似乎是猜到了他的心思,那位領頭的監察院官員盯著他的眼睛,道:“太后了,但凡從逆者,若真心悔悟,則既往不咎。”

刑部尚書苦笑連連,連太后的旨意都搬了出來,看來澹泊公已經控制了皇宮,長公主那邊一直沒有消息,只怕也出了問題,當此大勢,自己何苦再苦苦支撐?

但轉瞬間,他忽然想到,如果皇宮里的爭斗還沒有解決,范閑并沒有占得上風,自己如果就這樣輕易降了,事后……怎么向太子爺和長公主交代?

刑部尚書咬咬牙,眼光變幻不停。

那名監察院官員冷漠地看著他,不再與他進行更多的交流,緩緩舉起了右手,他身周數百名監察院官員有的舉起了弩,有的拔出了鐵釬,開始準備向著刑部大牢的厚重大門發起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慶余年 最新章節第一百四十一章 數枝箭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11/111869/549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