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閑來斬梅(1/4)

作品:《慶余年

獨馬舊車往東夷城里去,柳絮漸平人龍漸聚,范閑和影子二人沉默看著這座大城內的風景,心緒有些不寧。影子或許是有些感慨,而范閑卻是被映入眼簾的一幕幕微微震動。

東夷城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城,占地面積極廣,二人的馬車在城中行走了許久,竟還離預定的地點相差極遠,沿路只見各s建筑紛雜其中,熙攘人群穿行其間,來自天下各方的貨物云集此地,無數口音在大街上響起,無數穿著不同服飾的人們,在討價還價,用的還是一種范閑不怎么熟悉的手語方式。

市井百態在這座以商而立的東夷大城內一覽無遺,范閑坐在馬車上往街上望去,竟發現沒有什么商品是在這座城內找不到的。他忍不住在暗中贊嘆了一聲,當此熱鬧繁華之地,由外地來的游人,誰會忍得住不大掏銀子?

雖然南慶在二十余年前便開始在泉州設置大型的商港,憑借著內庫的龐大出產,生生占去了很多海上與洋人貿易的份額,不止直接導致了澹州港的敗落平靜,也讓東夷城受到了極大的沖擊。但是東夷城畢竟乃天下商賈云集之地,尤其是此間出海的船隊jig通馭浪之術,與遠懸海外的那片大陸多有交集,所以貿易一直繁盛至今。

即便是范閑如今控制的內庫,如果要走海上線路,也不可能完全憑借泉州出海,因為很多外洋來的冒險者或商人們,還是習慣經由東夷城進行交易。

這種狀態的改變,只怕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——當范閑在大街上看到了十幾個洋人后,在心里接受了這個觀點。當年坐鎮江南之時,洋人最遠也只肯到泉州,所以他竟是一個也沒見過。

“是不是覺得很稀奇?”影子在他身旁用低沉的聲音問道:“洋人只相信東夷城,所以南慶人每次見到這些藍眼珠子的人,都會覺得不習慣。”

范閑笑了笑,沒有什么,心想前世時自己也曾經是在留學生樓教過通宵麻將的牛人,怎么會看著洋人便覺得古怪。

“洋人為什么不信任我們南慶?他們頂多肯在泉州停駐數ri,從來不愿意深入內陸。”范閑輕聲問道:“北齊沒有合適的出海口,倒也罷了,可我朝在江南一地已經興修了三大港,尤其是泉州港已經修好了二十幾年,為什么一直沒有完全奪走東夷城的地位?”

“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影子壓下笠帽,冷漠道:“不過聽二十幾年前,泉州水師與洋人的關系不錯,后來泉州水師出了事,把洋人也嚇走了很多。”

范閑挑挑眉頭,沒有再問什么。其實今ri入城這一路行來,眼觀八方,耳聽六路,他細細品味著東夷城與這片大陸格外不同的市井氣息,已經漸漸明了此中的原因。

東夷城一直能夠占據天下商業的中心位置,關鍵就在于此地的民風xig尚zi ,商賈以利言行,大街之上,除了維持治安的城主府官員,根本見不到太多的官府人物——雖然還沒有機會去親眼看看貿易的具體流程,但范閑已經有了強烈的預感,東夷城的貿易基本上已經有了某種契約關系的雛形,不論是城主府還是劍廬,都應該不會去試圖控制商人們的行為,而只是擬定一個大概的市場條例。

與之相較,南慶江南一地雖然也是商業發達,但這種發達與繁華在很大程度上,卻是基于內庫這個太過特殊的產物。江南的商業依托的是內庫獨一處的出產,所以完全可以由朝廷,或者由自己定價,而極少浮動。

慶國江南的商業是一種由朝廷壟斷的商業,所以不論是當年顯赫無比的明家,還是嶺南熊家,泉州孫家,都只是內庫下面的幾個承接方,如果朝廷要這三家死,他們就不得不死,因為朝廷可不會與商人們在意什么契約神圣。

而東夷城的商業卻是根植于對等交易的基礎上,沒有勢力會像慶國朝廷那樣,可以很無恥地強行如何,也沒有誰能像范閑那樣,僅僅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慶余年 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章 閑來斬梅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11/111869/618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