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出院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祈樂見寧逍終于喝水,心臟頓時提到嗓子眼,接著聽他問:這是什么味?

哦,那個啊,祈樂解釋,那杯子裝過果汁。他碾藥時曾經嘗過一點,知道是水果味。他暗中視察,見這人表情沒變,這才松氣。二人開端聊天,他問了些關于原主人的問題,寧逍難得沒有不耐心,逐一解答。祈樂看看時間:他們知道你來醫院了嗎?

不知道,怎么?

隨便問問,祈樂放心了,言回正傳,咱們以后要經常見面,那誰怎么說也是我弟

那誰,寧逍低低的重復,看著他,誰?

祈樂干咳:我失憶了嘛,不過我早晚會想起他的名字。

你昨天還說這輩子都不會恢復記憶。

你先閉嘴,聽我說。

寧逍便隨他,他以前只要看見這人就心煩,連一秒鐘都不愿多待,可現在不同,明明是同一張臉,給人的感到卻完整變了,脫胎換骨似的,何況這人長得本就不丟臉,假如是現在的這個人,他不介意糟踐一點時間。

你正和我弟談戀愛,我這就么一個弟

寧逍打斷:你聽誰說的你只有一個弟弟?

我目前就知道這一個,你別欺負失憶的人行嗎,先閉嘴謝謝!

寧逍略微挑眉,見他有要炸毛的趨勢,竟感到有點興奮,靜靜等著他接下來的話。

祈樂又看看時間,在心里抓狂,這不科學啊,明明過往五分鐘了,這變態怎么還不困?他耐著性格:咱們認識好幾年了,大家都是熟人,我感到不能把關系弄得太僵,所以今后還是做朋友吧,我弟就拜托你了,祝你們幸福。

寧逍不為所動:不過玩玩罷了,搞那么認真干什么?

你真不是一般的渣啊,祈樂扯扯嘴角:隨便你,反正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要好好待他。

寧逍不置可否,等著下面的話。祈樂默默坐著,欲哭無淚,為毛還不困?難道要躺在床上才有效嗎?!寧逍等了等,挑眉:沒了?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說這一堆空話?

怎么能是空話呢?祈樂認真的反駁,至少我們現在是朋友了對吧?

寧逍不是傻子,也知這人不是,所以事情確定沒那么簡略,他淡淡嗯了聲,等著后文。

那什么朋友有難你得幫吧,祈樂試探的說,我自己睡畏懼,你能留下嗎?你睡這張大床,我睡折疊床,怎么樣?

寧逍不答,盯著他看,祈樂期待的看著他:而且現在不早了,回往太麻煩,就在這兒睡吧。

寧逍看看表,創造才九點多,再次確定里面有貓膩,便走過往,脫鞋向床上一躺,閉眼睡覺。祈樂激動了,暗道你根本就是困了吧,必定早就困了對吧?他興奮的關燈,在折疊床上等了等,接著翻開,咩哈哈哈

葉水川:

顧柏:

葉水川慌了:這他怎么了?這是你干的嗎?小遠,我們快逃,別讓人創造!

不,老子要把他的衣服脫了扔出往!別攔著我,別!最最少得讓老子踹幾腳!祈樂奮力掙開,上前算賬,最后被葉水川和顧柏架走,直接塞上車,這才誠實。

幾人回到公寓,祈樂裝模作樣的翻了翻,最后拿出東西。顧柏看的明確,猛地踉蹌一下,眼眶霎那間紅了。

祈樂瞬間一怔,眸中情緒變深,這個人從未在人前如此狼狽過。

顧柏此刻的眼里只有那些東西,他沙啞的道了謝,拿著便走。葉水川詫異:那是什么?

祈樂不答,只覺胸口發悶,目送那人走遠,接著回來撲到床上,可這時余光一掃,猛地看見旁邊的電子鐘,立即傻了。葉水川看著他:小遠?小遠你怎么了?小遠!

祈樂不答,全部人都凝住了,接著他跳下床,如困獸般的轉圈:臥槽,這不科學啊,畫上的日期寫的是今天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16出院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16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