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失憶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失憶一出,眾人登時一怔,都有些不信,但轉念一想這人剛才的表現確實與平時相差甚遠,所以是真的?地上的人坐起,把臉上的西瓜抹掉,吼道:放屁,打完我就想隨便找個失憶的借口,你認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嗎?

祈樂頭疼得厲害,接過妖精遞上的紙擦臉,懶得理他,經過那通發泄他的氣消了點,此刻狀態不佳,他暫時不想動粗。

那人持續吼:賤人,我告訴你

妖精打斷:行了到此為止,喏,起來。

那人抓著他的,你的臉色很丟臉

祈樂稍微回神:沒事。他想往以前的病房看看,但這里還有這群人,他走不開。

妖精扶著他:你仔細看看我,真不認識?他頓了頓,他呢?你就算不認識我們,多少對他還有點印象吧?

祈樂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往,創造是拽男,奇怪的問:不認識,他是誰?

寧逍。

祈樂默默消化一秒鐘:誰?!

寧逍,你愛的寧逍,有印象嗎?

臥槽!祈樂第一件事就是扯開褲子,接著創造自己有鳥,稍微放心,他走到寧逍眼前打量幾眼,怎么看都感到是男人,但世事總有意外,他將心一橫,一把探到他的跨間握了握,后者的表情頓時詭異的抽了一下。他后退:你真是男人!

寧逍額頭一跳:空話!

祈樂沉默,c市的gay很多,單是他高中的班里就有四個,到大學就更多了,他對此早已淡定,他輕飄飄的轉身走了兩步,接著霍然轉身:我是男人,他是男人我不會是那什么什么吧?!

偽娘剛才往洗臉了,這時恰好回來,點頭:嗯,你是gay。

祈樂:

你是零,還記得什么是零嗎?就是被壓的那個。

祈樂:

妖精皺眉:你先閉嘴。

偽娘揚聲:我又沒有惡意,你和我都是零,當零挺爽的對吧?

是挺爽靠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!小遠?小遠?

祈樂臉上一片木然:老子是直男。

偽娘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:你愛寧逍愛成那樣,賤成那樣,你能變成直的?騙鬼呢!

祈樂表情扭曲,僵了半晌看一眼寧逍,終于忍不住如同困獸的往返轉圈:臥槽,我和他做過沒有,戴沒戴套,他還和別人上床,臥槽惡不惡心啊,我得往做全身檢查,萬一得什么病就完了

寧逍的額頭又是一跳,他在圈子混到現在還從未被人用嫌棄的神眼看過,尤其對象還是這個人,這個他感到一輩子都甩不掉的人。

祈樂頭痛欲裂,眼前甚至有些含混,他不禁停下,眼神不期然和寧逍的對上,僵了一瞬持續轉:我告訴你們,從今以后老子是直男,不信咱們就走著瞧!

不如我現在幫你證實你到底能不能變直。寧逍眼底帶著不屑,在祈樂和那幾人還沒來得及反響時便走了過往,許是接二連三被這人疏忽讓他一時有些不適應,許是被這人嫌棄的眼神刺激到,總之他現在完整不想把持自己的情緒。

祈樂只覺忽然被一股氣力抵到床頭,接著下巴被捏起,唇上瞬間一軟,他立即傻了。

寧逍正要撬開他的牙齒,妖精和偽娘卻同時回神,急忙將他扯開:你這是干什么?娃娃臉的聲音帶著哭腔:逍,你

寧逍的眼珠依然沒什么溫度:玩玩罷了。

場面再次亂了,祈樂臉色鐵青,氣得渾身直抖,他患有先本性心臟病,從小到大被捧在手心養著,差未幾什么事都隨他,雖說沒到說一不二的程度,但性格盡對不好。

護士和主任進門時便見患者的背景燃燒著熊熊火焰,噌的從床上跳下,操著天馬流星拳嗷嗷叫著重重砸過往,正確擊中目標,而他在做完這些后終于到了強弩之末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2失憶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2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