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上班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顧柏捏著兩樣東西,見小樂窩在床上呆呆的看著他,只覺心癢難耐,第一反響就是撲,但他到底還有理智,便沉默的站著。

祈樂簡直想挖坑把葉水川埋了,這樣做明顯會讓顧柏誤會自己對他有想法啊,他磕磕巴巴:那什么你別認真,我哥那人就這樣。

我知道,沒認真。顧柏把東西放在床頭柜上,看看它們,又看看某人,還是想撲,他不禁在心里嘆氣,持續裝深沉。

祈樂視察,見他真沒在意這才松氣,急忙上前把它們扔進抽屜,干脆眼不見為凈,他讓顧柏上床,接著走到門口關燈,摸黑回來,心想易航那二,加速啊,這還不如走路呢。

我不敢,祈樂頗為心虛,別這么看著我,我失憶了,忘記怎么開了。

葉水川懂得的點頭,指揮他開到飯館前停車,飯后又想指揮他開到酒吧,成果這次某人說什么都不敢開,他沒措施,只得自己來。

二人下車進往,祈樂看看時間,此刻接近六點半,馬上便要營業,他和另一位彈鋼琴的人每周換一次班,昨天恰好周末,所以這周輪到他了。酒吧除了舞池外還有個臺子,應當是給樂隊模特或者舞蹈的人籌備的,鋼琴放在臺子的一角,很不顯眼,祈樂坐在那幾乎沒人看他,加上這個時間點沒多少人,因此第一天上班特別順利。

晚八點,音樂變得歡樂,他走到吧臺坐下,沈書和娃娃臉已經到了,后者的眼眶不再發紅,捏著鏡子面無表情的練習,偶然看看門口,持續練。

祈樂嘴角一抽,懶得理他們,坐在那兒四處看,接著見葉水川脖子上掛著麥笑著出來了,曖昧的光線打在臉上,更像妖精,他措下巴:我哥長成這樣怎么沒人追?還是由于性格的關系?

怎么沒人?沈書笑了,多的是人追你哥,性格怎么啦?他性格不是挺好嗎?

不是有點神經嘛祈樂腹誹,想了想:哦對了,我記得你搶過他的人,所以他沒男朋友了,那你搶的人呢?在哪?

你哥有男朋友,沈書斜他一眼,他說的搶人不是指男朋友,我們上次站在一起看帥哥,那男的沖我們過來了,小川說是看上他了,我說是看上我,我們賭了二百塊錢,成果我看那人想和你哥搭話,就提前把話截過往了,把人拉走上床,你哥就賭氣了。

祈樂消化一秒鐘:所以這就是搶人的本相?他頓了頓,驚悚了,你說他有男朋友?!我怎么沒見過?是什么樣的人?

前些日子出差,估計這幾天就該回了,挺帥的,至于性格,沈書思考形容詞,不太好說,他回來你自己看吧。

祈樂默默看著他,尼瑪不太好說是什么意思?不會也是神經病吧?

隨著時間的推移,酒吧的客人明顯增多,祈樂不想占著座位,便往休息室。沈書看一眼,拉著娃娃臉跟上:走,看了半天沒看到順眼的,干脆和你打會兒牌,你沒忘怎么打牌吧?

沒忘。

娃娃臉被拖著,小聲說:哥,我還想等寧逍。

你往里面練習,一會兒再出來看看。

娃娃臉心想也行,便乖乖隨著。幾人很快邁進里間,沈書招呼里面的幾個男孩:你們得等會才跳吧?來,打牌。

那幾人立即笑著圍過來:有彩頭嗎?

祈樂聽得明確,雙眼發亮,把錢包往桌上一摔:賭錢,老子得賺點生活費!

沈書側頭看他:你斷定?

顧柏拎著貓糧,坐在地毯和某只貓大眼瞪小眼,半晌后折耳貓受不了了,屈尊降貴勉為其難伸爪子扒拉他兩下,輕輕喵了聲。顧柏摸它的頭,淡淡的問:你說他昨天沒來喂你,今天也沒來,是不是把你忘了?

折耳貓又扒拉他兩下,這個人類前段時間還不停地給它倒食,生怕它餓著,就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它陪著他了,可這幾天又恢復之前的樣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26上班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26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