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掙扎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凌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打進臥室灑下一片亮色。祈樂默默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房門臉色凝重真心不想開門出往,他不記得昨晚幾點睡的,但還記得自己的狀態不禁扯開褲子看看鳥,心想他娘滴,你現在倒是軟了昨晚為啥硬啊?

顧柏照例在等他吃飯,可半天都不見他出來便開門看看頓時一怔:你在干什么?

祈樂保持扯褲子的動作,默默抬頭,表情瞬間裂了,臥槽,要不要這么巧啊?!他急忙撒手,面無表情:沒事。

顧柏視察一下,試探的問:遺精了?

你想多了謝謝。祈樂慢吞吞下床,看看他,霎那間回想起昨晚的熱吻,頓時感到有點為難,便快速超出他出往,直接鉆進浴室。

顧柏站在門口看著他的背影,開端思考會不會太心急,嚇到他了?

祈樂煩躁的在浴室轉了兩圈,接著沖過往洗了把臉,默默安慰自己只是有點硬,又不是全硬,而且像他這種只拉過人家的小手,除此外根本沒啥經驗的人被熱烈的擁吻,身領會有點反響很正常吧?

他怔了怔,想象假如把顧柏換成寧逍,頓時一陣惡心,接著轉念一想,若真是寧逍,他早就沖上往逝世磕了,盡不會這么縱容,所以這是由于他的默許,加上那個吻持續的太長太纏綿身材才產生了本能反響?

想通后他只覺豁然豁達,快速洗漱,開門出往,走到桌前吃飯。顧柏如往常那般鎮定自若,就仿佛昨晚的事和他沒半點關系。祈樂畢竟沒練到他那種級別,還是感到比較為難,在吃飯的空當時不時掃他一眼,接著不禁咬牙切齒,心想二圈,你他媽真能裝!真不是個東西!

顧柏看看他,明知故問:怎么了?

祈樂重新低頭,專心喝粥:沒事。

二人簡略吃完飯,祈樂再次開端苦逼的復習之路,不過由于某人一直在旁邊坐著,他總無法集中精力,便干脆抱著書回臥室。顧柏想他給足夠的時間考慮,便沒跟進往,直到在外面坐的實在無聊,而小樂學的時間太長,應當適當休息,這才抱著折耳貓進屋。

祈樂不禁一怔:干嗎?

我感到它有點蔫,顧柏淡定的把某只貓放在桌上,所以把它抱過來試試,它比較愛好你。

祈樂立即把它抱進懷里,心想兒子,你太可憐了,又被這忘八利用了,他安慰的摸摸,創造某人沒走,不禁詫異:還有事?

沒有,顧柏坐在床上,你學你的,不用管我。

祈樂默默消化一秒鐘,耐心的勸:你放心,它會沒事的。言下之意就是趕緊走吧。

我還是想看著它,顧柏忍著笑,一臉認真,畢竟它是小樂留給我的唯一活物,我比較器重。

祈樂:

臥槽,你說這話不心虛嗎?真不心虛嗎?你也太不要臉了!

祈樂回頭持續苦讀,余光一掃,見那人正靠在床頭看書,眼力溫潤,一點也讓人厭惡不起來,他坐了片刻,摸摸自家兒子,心想這種奇怪的溫馨感是怎么回事?他糾結了一上午,感到這樣下往不行,得找人問問,可他四周沒正凡人,問了得到的答案估計也不正常。

顧柏看一眼時間,放下書:中午想吃什么?

祈樂回神,正要開口,手機卻忽然響了,他拿出看看,創造是上次的陌生號碼,也就是易航,遲疑一瞬還是接了:你又怎么了?

有件事想問你,易航說,你知道羽士住哪兒嗎?我只知道他是學生,不知道是哪間學校。

祈樂詫異:找他干什么?

買幾道符啊。

祈樂說,你還真信他?

不,我不是找他,你想想看,上次在醫院,那些小護士說他是易經大師的自得門生,所以我可以通過他接洽易經大師,易航亢奮的說,我往找大師買符!

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38掙扎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38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