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現實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葉水川畢竟對神經病不太放心,冷眼視察一陣,直將他看的渾身發毛,顫顫巍巍向旁邊縮了縮才終于作罷,他打量祈樂:小遠,你好點了么?想起多少?

還是什么都想不起來,祈樂運動一下身材,頭已經不疼了,就是身上有點難受,可能睡得時間太長。

不,葉水川涼涼的開口,那是寧逍打的。

祈樂默默消化一秒鐘,怒了:他敢打我?什么時候的事?在我打完他暈倒之后嗎?

不是,這是之前的傷,那天到底產生了什么只有你們在場的三人知道,不過你都能被打進醫院,我猜你身上應當多少帶點傷,葉水川一頓,感興趣的問,你要找他們算賬嗎?

祈樂慢慢冷靜,心想原主人回往時寧逍正和娃娃臉上床,那種情況下被打斷是男人就會冒火,會動,他已經喝完益母草了。

葉水川只得收回視線,扭頭離開。

祈樂跑到旁邊的床位:剛才說到哪兒了?哦,你信任我說的話了嗎?我真的和你一樣。

壯士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字不差,早已信了大半,他可有可無的嗯了聲,想起這人害他灌藥,非常想掐逝世這個王八蛋,但他此刻還很衰弱,只能動嘴:小兔崽子話音未落房門又開了,他登時一抖,下意識感到是葉水川,抬頭一看不禁松氣。

護士推著小車過來,對了對上面的字:222的2床,鄭小遠。

祈樂一怔,這才知原主人的名字,點頭:我是。

2號床鄭小遠。護士又對了一遍,得到確認后便把藥遞給他,接著低頭:222的3床,易航。

壯士呆呆的看著她:吃藥?尼瑪假如早來一會兒,老子何至于喝那袋益母草啊?!

對,你是易你怎么了?

沒事,易航回神,看一眼她的表情,急忙伸手,好興奮啊,又吃藥了

護士:

易航默默把藥吃完,見她要走,忍不住叫她:我有個問題。

小護士回頭:什么?

易航一臉純粹:我聽到有位醫生說總產生這種事,可見我不是第一位這樣的病人,請問你們真的感到這些都是偶合嗎?

那小護士推著車向外走,故作鎮定:當然了。

實在我感到當時被某種東西把持了,完整不像我自己,等我蘇醒后之前的記憶就全沒了,易航的聲音很輕,帶著少許陰森,這里是醫院,逝眾人很多,你說會不會是鬼

小護士的臉瞬間白了,急忙出往,到門口時還不警惕踉蹌了一下,顯然嚇到了。易航盯著被關上的門,興奮的哼唧:敢讓我不爽,我嚇逝世你們。

祈樂笑了:虧你想得出來,你就不怕再往一次精力科?

易航一呆:不至于吧?

祈樂感到這人有點二,他挑眉:你是怎么被放回來的?

易航傷心的問:我能不說嘛?

祈樂不答,悠悠的說:我能隨時告訴護士你又犯病了。

易航說,算你狠!

他默默回想:鎮定劑的藥性過后我已經被拉進精力科的病房了,我當然要反抗,醫生護士又進來了,可我那群家屬里面忽然多出一個男人,一看就是那種事業有為的精英男,說白了就是高富帥,他拿著醫用托盤,一臉安靜對那些醫生說我頭部受傷加上又沒睡醒,再拍一下應當就蘇醒了。

祈樂暗中點頭,估摸這人被他一嚇,便識時務的認命了,他正要開口,卻聽這人傷心欲盡的說:然后他就真的給我來了一下,他媽的簡直疼逝世了,再然后我就誠實了。

祈樂:

祈樂安慰:沒事,你看你這不是出來了嘛。

易航衰弱的指指床展:搖下來,我想睡覺。

祈樂應了聲,慢慢將床展放平,轉到正事上:你做的什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4現實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4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