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懷疑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祈樂只休養半天就退燒了不過身上還有點不舒服,懶洋洋的不想往上課便干脆窩在床上復習,手機響的時候他自然聞聲了,藍本想接顧柏卻先他一步接了,簡略說了兩句便掛斷,過來重新抱著他。他沉默一瞬:直接說低燒就行你加一句睡太晚干什么?一般的晚睡能導致低燒嗎?

顧柏笑著揉揉他:只要別往歪處想就沒人在意。他微微瞇眼心情甚好由于電話那頭的人估計不會不想歪。

祈樂哼唧一聲并不理他持續復習。

顧柏親他一口,眼珠里都是熱熱的笑意,昨晚過后他們的關系變得比以前更加密切,這種轉變很明顯,他能逼真的感受到與過往不同,估計小樂一樣也能,現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,他只覺無比滿足。

祈樂掛的這五科大都是需要背的東西,他已經看得差未幾,估計應當能過,便簡略溜了一遍,接著隨手一放,窩在某人懷里睡了會兒,再次睜眼便要到上班的時間了。

顧柏看著他:還往?

嗯,反正已經沒事了。

顧柏點點頭,想陪著他。祈樂知道他為自己逃了一天的課,也知道他晚上還有一節,似乎還很重要,便讓他往上課,下課再來接自己。顧柏拗不過他,只得先把他送到酒吧,然后回學校。

今天沈書和娃娃臉都沒來,葉水川則是有事也沒到,把工作扔給新來的dj了,而他不在,鐘睿淵自然不會在這里涌現,祈樂原想找他詢問二的不是這個。

寧逍看他一眼,拿起羽觴飲酒:那你指什么?

他的表情有點漠然,萬磊再次皺眉,說了句沒什么很快走了。寧逍又看他一眼,持續坐著,他實在不盼看鄭小遠恢復記憶,由于他感興趣的是現在的人,而萬磊愛好的是以前的鄭小遠,那人口中的奇怪都是用以前的人作為衡量標準,他對此一點興趣都沒有,自然不在乎。他想把現在的人釣得手,萬磊則想恢復那人的記憶,他們之間除了把那人和顧柏拆散的想法一致外,其他的都不同。

顧柏和祈樂很快回到公寓,鑒于每次一起洗澡都失事,祈樂便明令禁止某人在他洗澡的時候溜進往,顧柏無奈,只得隨他,二人輪流洗完,顧柏便將某人拉進臥室。祈樂頓時有些不自在:我要回往睡。

回什么,都已經轉正了,顧柏把他抱到床上,揉揉他的頭,以后一起睡。

祈樂看著他,慢吞吞向后縮:縱欲傷身。

顧柏笑了:我知道。

祈樂持續縮,窩在床上默默視察,接著見他拿出一個東西,不禁問:那是什么?

藥膏,顧柏坐在床邊,含笑看他,趴著,我給你抹藥。

祈樂反響一秒,臉頰頓時紅了:我沒受傷,而且我已經退燒了。

還是抹點吧,畢竟是第一次,顧柏耐心的哄,乖,趴著。

祈樂說,不!

顧柏放下藥膏,過往將他拉到懷里抱著,一手勒著他的腰,另一只手開端扒他的褲,祈樂立即怒了:二圈,你給老子唔嗯

顧柏低頭便吻,舌尖不客氣的探進往和他纏在一起,持續扒他的褲,很快成功退下,他這才放開他,抱著他按在床上,拿過藥膏。祈樂微微喘著氣,察覺身后忽然傳來一陣冰冷,頓時一僵。顧柏俯身親吻他的后頸:乖一點,放松。

祈樂糾結的趴在床上,感到內壁一點點被撐開,立即扯過枕頭將臉埋進往,吭哧半晌,一語不發。顧柏看著他從耳垂一直紅到脖頸,不禁笑了,很快抹完,再次親親他:行了,完事了。

祈樂立即扯過內褲穿上,竄進被窩。顧柏把藥收拾好,上床抱著他,揉揉他的頭: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

祈樂哼了聲,憤恨的在他肩膀咬一口。

顧柏沒有再逗他,將他抱好:剛才你們怎么忽然談起你了?

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47懷疑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47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