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、主意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顧柏下午第一節有課他看一眼時間,估摸從機場開回市區已經上課了,便干脆直接翹了,拉著媳婦回家。祈樂掏。

不,這不是重點,祈樂說,重點是我根本就不是多重人格謝謝。

我知道,顧柏在開車的空當揉揉他的頭,你可以裝,有部老電影叫《致命id》,聽過嗎?

祈樂不明確話題為什么會忽然轉到這個方向,但還是應了聲:似乎聽過,可怕片嗎?我沒看,心臟不好。

不算可怕,顧柏解釋,是一部和多重人格有關的電影。

祈樂一怔,懂得的問:所以你這想法是從電影里得到的啟發?

也不算是,意思和電影里的差未幾,顧柏說,實在只要查點解離癥的材料就能知道大概的治療措施,萬磊確定也查過。

祈樂回想那人的話:他曾說似乎有個叫‘自助者’的人格,可以贊助患者痊愈,是吧?

嗯,是醫生和自助者同時幫患者整合人格,等你整合完就剩一個人格了。

祈樂默默反響一秒:你的意思是我假裝有病,讓醫生治療,等痊愈后他們就會認為最后剩下的是我這個人格,那我以后就能安靜了對吧?

聰慧。

祈樂想了想,頓時興奮:這主意不錯!走,回家看電影!我得把那個電影看一遍。

顧柏笑了,自然隨他,帶著他回公寓,然后把小桌子支在床上,搬來電腦連上網,他雙腿岔開靠在床頭,把媳婦抱進懷里,陪他一起看。

祈樂專心致志的看,接著開端向后縮:是是是什么?尸體嗎?難道是一塊塊的?還是說一會兒要往外滲血?他牢牢盯著電影里不停轉動的洗衣機,最后實在受不了那種陰森的感到以及由于轉動而發出的咕隆聲,急忙翻身,把頭埋進顧柏的懷里,我不看可怕片,我有心臟病,警惕臟受不了!

顧柏見他扎進來,便伸手把電影暫定,揉了揉他的頭,無奈的說:你現在沒病。

祈樂摟著他的腰,悶聲吼:那我也不看可怕片!

這是劇情片,顧柏越發無奈,要不關上吧,我把大概意思給你講一遍。

不,怎么說也是和我有關,我要自己看,祈樂仍窩在他懷里,吭哧半晌才抬開端,弱弱的問,洗衣機里到底是什么?

一顆人頭,沒有太血腥的東西,顧柏捏著他的下巴在他唇上安慰的吻了吻,你實在不用看,直接往找醫生,記住裝的像一點,然后通知萬磊,讓他親眼看著你痊愈,等鄭小遠的人格在整合完融進其他人格里,他也就徹底逝世心了。

祈樂有些不放心:他不會事后一時受不了給我的腦袋來一下吧?

顧柏又親親他:我守著你。

祈樂應了聲,踏實不少,翻身持續看,接著過了一會兒再次縮,聲音發顫:又逝眾人了啊啊啊!冰箱蹦出一具尸體,尼瑪狗屁的劇情片,這就是可怕片!

顧柏的眼珠漸漸變深,這些天一直沒機會吃媳婦,本來就饞得不行,只是考慮到晚上還要往酒吧,便忍著沒折騰他,可現在跨間被他一直蹭,帶起的渺小電流直沖大腦,終于有點克制不住了,他微微側身將媳婦按在床上,低頭便吻。

唔嗯祈樂下意識抓著他的胳膊,在纏綿的過程明確的察覺到他變重的呼吸,側頭躲開一點,電影唔

顧柏稍微加了些力,讓舌頭探得更深,持續和他纏綿,小桌子還在床上,動作嚴重受限,他親切一會兒,起身把桌子弄下往,接著把媳婦拉到懷里,手從他的后腰探進,緩緩開端撫摩,耐心的哄:我按了暫停,做完再看。

祈樂的呼吸經過剛才綿長的親吻而有些混亂,這時對上他深奧迷人的眼珠,臉頰不禁一紅,咽咽口水,乖乖躺好。

顧柏滿足的在他嘴角親了親:真乖,啼聲老公。

做夢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63、主意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62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