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、逃命(1/2)

作品:《這世界瘋了

祈樂和易航暈的時間太長醒來后又與三哥進行一番推理,吃飯的時候便是傍晚,飯后三哥坐了一會兒,等到夜幕降臨便要離開,他起身披上外衣,看一眼祈樂后者立即識時務的坐回到椅子上:三哥要是不放心還是把我綁起來吧。

三哥沒感到不好意思吩咐順子綁上他:這是為了以防萬一別怪哥。

沒事祈樂懂得的點頭,我都明確。

嗯,假如真能找到錢哥給你一筆報酬。

不,我這人實在,當初既然答應為他找錢就會幫到底,事后也只會要他承諾給我的那筆工資。

嗯,年輕人講信用,不錯。三哥贊美一句,吩咐順子看著他們,自己則開門出往,順子不是多話的人,一直沉默的坐著,房間一時很靜,只能偶然聽到某位二在這里打工,所以這人應當認識才對。

調酒師打量一眼,估計不是善茬,笑著給他倒酒:認識。

我聽說他很缺錢?

嗯,他父母早就出車禍逝世,給他留了筆錢,但他花錢太費,快花完了,然后沒措施就來這里打工,調酒師笑著答,試探的問,您找他有事嗎?

三哥應了聲:我是他遠房的親戚,來給他送錢,他說認識一位醫生,要先容給我。

調酒師一怔,又打量幾眼,暗道本來這人不是要找小遠的麻煩啊,他指著酒吧一角:小遠最近每晚都約醫生見面聊天,一般就坐在那個地位,您可以等等,他們應當一會兒就來。

說的全部屬實啊,三哥暗中點頭,感到小兄弟真是實在人,值得深交,他喝了口酒,把錢放在吧臺,借口往打電話,轉身走了。

寧逍這時也正要出門,今晚只有他和萬磊到了,魚明杰醫生顧柏和祈樂都沒來,給祈樂打電話還是關機,他接洽白天顧柏的樣子,越發感到不對勁,便一邊向外走,一邊給顧柏打電話,等了很久才接通,他率先問:他是不是失事了?

顧柏仍沒有媳婦的消息,越來越不安,這種時候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氣力,他不籌備告訴他具體的事,而是說:我給你一張照片,你假如看到他就接洽我,其他無可告訴。

寧逍皺眉,剛要開口那頭便掛了,他的眼珠一冷,耐著性格等了等,很快見照片過來了,他打開看看,頓時一怔,假如沒記錯剛才在吧臺看到似乎就是這個人,他急忙四處看,結過沒看到人影,便拿著照片詢問調酒師,得到確定的答復后立即撥通電話。

顧柏沒心情搪塞他:我說了無可告訴

我剛才看到他了,寧逍打斷,他來酒吧問鄭小遠的事。

顧柏猛地坐直身:盯緊他!別讓他創造。

他剛剛離開,我正在找,寧逍快走幾步到前面的馬路,暫時沒看到,掛吧,我先找找看。

顧柏急忙起身,對陸炎彬簡略說了句有消息了,便快步下樓,陸炎彬跟在后面,詢問事情經過,接著二人開車向酒吧駛往,順便打量四周的行人,想試試能不能找到三哥,但很令人掃興,他們并沒看到人,顧柏在酒吧停下,詢問具體的事。

寧逍見他們回來便跟進來,靜靜聽完,有些詫異:那個人問這些干什么?

顧柏對小樂了如指掌,自然能猜到媳婦不知對三哥說了什么,三哥不放心所以來求證了,目前好的一點是媳婦還活著,壞的一點是他不知道媳婦胡謅到什么程度,萬一被拆穿就麻煩了,他的眼珠發沉,扭頭便走。

寧逍幾步追上:往哪?

顧柏開門上車:持續找人。

陸炎彬這時也已經出來,上了自己的車,籌備往四周的幾條街看看,寧逍一向聰慧,大概能猜到出了什么事,便也開端隨著找。

三哥沒有耽誤時間,從酒吧出來后便往買工具,然后警惕的看看四周,開車回往。祈樂敏銳的察覺到這人看他的眼神變得親
本章未完,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......... 這世界瘋了 最新章節70、逃命,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180/180975/69.html

2019新版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