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司笙碰瓷Zero?!

作品:《女主人美路子野

    “我這邊有點事,先不說了,下次再聊。”

    在愣怔幾秒后,傾伊人把電話掐了。

    司笙玩味朝她一勾唇,就悠然自在地收回視線,垂眸夾起碗里的面條,碗里的熱氣氤氳了她的眉目。

    傾伊人卻被她那一眼看得渾身直哆嗦,一個激靈,冷汗往外冒。

    跟司笙接觸過兩次,但僅有的兩次,都是不愉快的經歷——

    漫展上,被司笙囂張地懟;

    德修齋,因奉承司裳,更是顏面丟盡。

    后來,聽聞司笙以fans的筆名投稿漫畫,暗中勾搭上主編肖興,在木木淘汰掉fans作品后,她竟然慫恿肖興辭退木木。

    直接導致傾伊人現在分配新的編輯,合作得很不愉快,現在她的漫畫全由工作室操作,自己有轉型進軍娛樂圈的想法。

    眼下成為《尋找城市的秘密》的特殊嘉賓,她費了不少心思,原本有些沾沾自喜的,可見到司笙……不知怎的,喜悅和激動被沖散不少。

    “伊人,你先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逼仄的店里又走進一名顧客。

    那是個二十四五的女生,叫米溫,長相平平,是節目組的工作人員,傾伊人剛認識的。

    聽到米溫的聲音,緊繃的那根弦倏然放松幾分,傾伊人趕緊回過身跟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剛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找個位置坐吧。”

    米溫往里面走,環顧時見到司笙、楚涼夏、李泉三人時,微微一怔,爾后不屑地一挑眉,主動拉著傾伊人去遠一點的位置落座。

    察覺到她這點異樣,傾伊人心思微動,小聲問她,“小米,你認識他們嗎?”

    “就那倆女的哦……”

    米溫朝傾伊人靠近了些,微微壓低聲音,口吻輕蔑,“那個看起來有點白蓮味道的女生,叫楚涼夏。以前也是明星,但現在混得很沒落,基本沒什么名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跟明星一起……司笙不是來旅游的?

    “她就是典型的白蓮花,給臉不要臉。她跟我們住一個酒店,桐月看上她那房間了,好聲好氣地商量,又情愿加價之類的,她硬是不肯,拿原則和規定來說事。”

    “誰看不出來啊,她就是羨慕嫉妒桐月,故意找事,不想讓桐月稱心如意罷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米溫嫌棄極了。

    “最終沒換成?”傾伊人好奇地問。

    段桐月畢竟是當紅流量,其他明星多少會給點面子……這個叫楚涼夏的,竟然沒同意?

    米溫撇撇嘴,“是咯。找存在感唄。”

    畢竟不知道楚涼夏,傾伊人也不好多說,于是將話題繞開,“旁邊那個我知道,叫司笙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她就更不要臉了。整個兒就一綠茶婊。”米溫嗤笑,“綠茶婊和白蓮花,這塑料姐妹花,還真是絕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上期節目沒來,不知道。”米溫嘖了一聲,“就這女的,為了蹭熱度,特地在錄制現場附近等著。也是巧,桐月和冬至剛好想搭個便車,正好攔住了他們。結果你知道她怎么賤的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從米溫話語行間聽出嫌棄、鄙夷,傾伊人心情舒暢不少。

    “桐月問她,去永興坊順路不,她說順路。然后,遞給冬至一瓶礦泉水,又拒載他們倆……”米溫義憤填膺,“當時我們這些工作人員都氣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過這新聞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吧?!”米溫聲音稍稍一拔高,然后有機警地壓下來,“只要不要臉,這種女人,有什么熱度蹭不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傾伊人附和地點頭。

    見她這般,米溫又道出圈內傳聞,“打去年碰瓷程悠然開始,這女人,真就一直在作妖,城中廣場廣告牌、跟前電競大神沈江遠傳緋聞……反正圈里是說,司笙傍上金主了,正在籌劃著復出呢。復出前,先到處碰瓷蹭點熱度。”

    傾伊人心一動,故作猶豫道:“其實我這里也有點傳聞……”

    米溫眼睛登時一亮。

    二人先點了兩碗面,然后,傾伊人將“司笙去漫展,囂張霸道;以fans筆名畫漫畫,勾搭主編逼走責編”的事情,全都同米溫說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臥槽,這女人太不要臉了吧?”米溫眼珠一瞪,義憤填膺起來。

    面條端上來,傾伊人掰開一雙筷子,似是不經意道:“其實,我們圈里都在猜,司笙想在漫畫上搞出一點成績,然后再暴露自己身份,搞個‘漫畫才女’之類的頭銜,再重新出道。”

    米溫惡聲道:“心機真深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他們在這里做什么?”傾伊人吃了口面條,問。

    “拍什么紀錄片唄,小成本的,所有人加起來怕是都不到十個,估計窮得都揭不開鍋了吧。”

    提到這里,米溫不掩語氣的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紀錄片?

    這年頭,自己拍紀錄片,能賺什么?無非就是個不值錢的情懷罷了。

    按照這樣算的話——

    就算是在娛樂圈里,司笙混得都比她要慘。

    她好歹是個當紅綜藝節目的特邀嘉賓,司笙算個什么?紀錄片播出來,怕是看都沒人看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先前對司笙的那點畏懼,就此消散無蹤。

    “她們是不是覺得,我們聽不到啊?”

    楚涼夏夾了一根蘿卜條到嘴里,輕咬了下筷子,分外茫然地看著司笙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每句話都聽得清楚,但是,在這樣安靜的店里,她們的聲音斷斷續續飄來,稍微聯系一下,就可以猜出個大概來。

    揶揄地看她,司笙挑眉輕笑,“要撒氣嗎?”

    “我還剩一點湯。”

    楚涼夏從善如流地舉起手中的面碗。

    面條都吃完了,就剩下一點紅油湯水。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

    旁邊還在吃的李泉,險些被面條給嗆到。

    他驚奇地看向外表乖順又溫柔的楚涼夏,心情……有點小復雜。

    楚導這么叛逆的嗎?

    司笙無奈勾勾唇,勸道:“那倒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一聳肩,楚涼夏把碗放下了,神情有點小遺憾。

    她們點的食物有點多,加上司笙、楚涼夏刻意控制速度,雖然來得早,但比傾伊人、米溫速度慢一些。

    傾伊人、米溫往外走時,司笙適時停下動作,把筷子一放,說:“我們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楚涼夏和李泉一前一后應聲。

    二人相繼起身,各自去拿傘。

    待到他們往外走時,司笙已經踱步到門口,偏頭看了眼傾伊人、米溫離開的方向,手中一顆碎石往上一拋,旋即中途撈住,手腕一抖動,碎石便從指尖脫離出去,筆直打在傾伊人膝蓋窩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只聽得傾伊人痛叫一聲,整個人往前一倒,正好撞在米溫身上。

    地面濕滑,米溫被這么一壓,收不住,腳下一打滑,直接被傾伊人帶倒。

    外面還在下雨,且有愈發下大的趨勢,地上有水坑和泥濘,兩人往里一滾,原本都挺光鮮亮麗的人,轉眼就成了灰頭土臉的落水狗。

    晚一步出門的楚涼夏,只來得及看到她們倒地這一幕,有些小惋惜。

    面上,卻是同情地看著二人,“好慘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緊隨其后的李泉,隱隱覺得氣氛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撐開雨傘,將其舉在頭頂,擋住傾瀉而下的雨水。

    楚涼夏和李泉很快跟上。

    這時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,好好走路還能摔倒?”

    渾身狼狽起身的米溫,氣急敗壞,也顧不上維持表面和氣,對著傾伊人就是一頓數落。

    傾伊人有些不高興,可,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,沒法跟米溫爭論,只能壓著不爽,低眉解釋道:“我的腳可能抽了下筋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是否是抽筋,只知膝蓋窩忽然刺痛一下,之后就難以提上力氣。

    低頭一看,又發現不了異樣。

    米溫還臭著臉,沒好氣地去撿傘。

    傾伊人卻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下意識朝后方看去,只見司笙三人撐著傘走來,路過時,皆是偏頭打量著她們。

    司笙眼神微涼,唇畔帶笑,頗有看好戲的神態。

    楚涼夏更甚,微微歪著頭,舉手朝她們擺了擺,似是單純的打招呼,眼睛都笑成了月牙,偏生又讓人看出點“幸災樂禍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傾伊人被氣得怒火中燒。

    驀地,她視線一頓,落在司笙拿傘柄的手上。

    司笙左手握著傘柄,手指骨骼細長,根根蔥白,衣袖往下滑落些許,纖細的手腕處,露出一抹黑色。

    傾伊人定睛一看,赫然發現——

    那是一條黑色的手繩。

    縱然只在視野里停頓幾秒,傾伊人也可以斷定:跟今天全網瘋傳的zero手鏈有九分像!

    難不成,司笙還想碰瓷zero?!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二更在……天黑后叭。我也說不準。請記住小說女主人美路子野 最新章節 第219章 司笙碰瓷Zero?!網址:http://www.raimsx.icu/225/225634/85205775.html

2019新版捕鱼